不限ip免费送彩金,老虎机送彩金大全,送18~88彩金的老虎机平台

投稿邮箱:1651397158@QQ.com | 电话:0818-2250711

首页 行业频道 巴渠文化

1949,大竹迎来解放那一刻

1949年秋,解放军渡江大捷后,全国解放大局已定,蒋家王朝兵败如山倒,狼狈逃窜,解放大军乘胜追击,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解放了华东、中南各省市。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在北京宣告成立,国民党残部仅盘踞在四川、云南、贵州等几个省份。10月下旬,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二、四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大迂回、大包围、大歼灭”的决策部署,拉开了解放大西南的序幕。

当解放军从盆地南、北分道压川的消息传遍巴蜀大地时,各地人心惶惶,旧政紊乱,蒋军动摇,宛如热锅里的蚂蚁。作为专区所在地的大竹,紧张气氛亦达到极点:大竹的王牌“蒋军”——国民党国防部挺进军总司令范绍增回到大竹招兵买马,从万县、梁平方向涌来的过境溃军络绎不绝,被遗弃的军用物资堆满沿街两旁。当时的“党、政、军”头目,悲喜之情虽各有异,但总的感觉是“大势已去”,各做打算。极少数效忠蒋家王朝的死硬派,妄图作垂死挣扎;悲叹难当“民国”送葬之人,逃之夭夭;还有的想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挽死复生。

一、 溃逃

10月初,国民党陆军第七编练司令兼18军军长罗广文带着部队离开大竹后,旧大竹专区专员邱仲丕起初还悄无声息。到11月中旬,范绍增率领他的挺进军来大竹招兵买马的时候,邱仲丕立即活跃起来,大肆扩充他手上的队伍,妄想与解放军顽抗到底,为蒋家王朝立一番汗马功劳。可是形势发展神速,12月6日长寿解放,范绍增拖着他的队伍向渠县方向撤走了。此时邱仲丕感到孤掌难鸣,自知仅凭他那点力量是不能与解放军抗衡的。当天就派保安队去东门外烧毁军粮仓库——万石仓,破坏公路桥梁。粮食因为有何捷三、佘裔发等率领的自卫队保护,奉邱仲丕之命来破坏的人没有得逞。公路桥梁也只烧燃了东门外的一座木桥,但是烧桥部队也慌了手脚,洒油点燃就走,后被赶到的县警察队扑灭。当晚十二时许,邱仲丕把库房不能用的和带不走的枪弹投入旧专署与警察局交界处的水塘内,为出逃做准备。12月7日清晨,专署与往常不同,进出频繁,一片紊乱,专员的公馆里更是特别“兴旺”,接见者络绎不绝,调兵遣将,整装编队,乱成一团。草草完成逃跑计划,把原有的保安十大队编为一个团,称为保一团。另外把武器库的所有枪弹全部拿出,发给网罗来的地痞流氓、土豪劣绅、乡保人员,凑了一、二百人无军装的长袍队伍,编为保二团,于当天下午4时许随邱仲丕及其亲信人员向西山出发,进驻梨树寺。临走时他又暗地留下了保安司令部的贺参谋,率便衣手枪兵二十人留城,监视县城活动。但他前脚走,特务们也就随即溜掉了。至此,邱仲丕的勤王梦全部告吹,他本人也在逃到南充之后就擒。

邱仲丕出逃当晚,与之亦步亦趋的旧警察局长敖中成也偷偷把局长职务交给刚到职的督察长程复鸣代理,自己带着三个武装警察中队向营山方向逃跑了。

12月8日清晨,旧县长高光文及一批文职官吏才发觉大竹县城已是空城一座,他们不愿意走邱仲丕那一条反动到底的道路。他们看到国民党已经完蛋,大势不可挽回,作蒋家王朝的孤臣没有出路。但他们对共产党也不了解,尤其不知道会怎样对待他们这批前朝遗民,于是采取先避风头,看看后再定行止的办法。于是他带着卫队,避到田粮管理处,即今天的土产公司所在地,筹划逃跑。并派人找来第四科科长田席丰,要把县长职务交给他代理。由于当时局势复杂,承担代县长职务确实万分困难,特别是应付溃军差事,防止便衣特务的回马枪和保护敌弃物资更是棘手。田席丰系地下党员,明知维护党的利益,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理应知难而上,义不容辞,可是一切行动必须听从党的安排,田席丰乃推说要与家人商量,便迅速赶往北门外“露华浓”找到了当时留在县城的地下党负责人王思静。得到王“赶快接到,掌握政权,保卫大竹,配合解放”的指示后,田席丰立即返回田粮管理处,接受了代理县长的职务。此时高光文更是狼狈,马上提笔写了一道手令:“形势紧迫,必须暂时回避,在离期间,着该员代理权责,维护地方秩序,免遭破坏,待以复苏。此令第四科科长田席丰。县长高光文手此”。手令下达后,随之而来的是武装问题,高要把剩下的两个县中队带走,只留警察局四十几个警察守城,田提出武力太少,还要守万石仓,秩序无法维持,必须留下一个中队,高不得不同意,早饭后便悄然无声的离开了大竹。其他的局长、科长之类,原籍外县的便溜走,本县的也都避开了。军粮仓库主任佘裔发则是一心一意守护住万石仓,以便解放军到达时有个交代。大竹县城出现政治“真空”。
[page]副标题[/page]
  二、“真空”

12月8日,旧县长高光文离开大竹后,这里的国民党政权已趋于瓦解,但解放军还没有到达,出现了所谓政治上的“真空”。这时候,由万县窜来的溃军还在过境,他们不但把搬不走的弹药器械丢得满城都是,而且还让一些军人家属沿街摆摊出卖军用物资,秩序十分混乱,很有洗劫大竹县城的可能。乡下也时有小股土匪抢劫。此时,城内居民忧心如焚,有一些胆小的便偷偷往乡下疏散。在这种情况下,有没有人挺身而出,担负起保卫家乡的责任呢?有,这便是中国共产党。

大竹中共地下党组织,由于刚刚连续两次遭到罗广文的“清剿”、屠杀,大量的干部和革命群众遭到杀害,党组织受到严重破坏,留在城的党员为数不多,劫后的恢复工作尚未就绪,仅由与上级组织取得联系的王思静同志领导余开元、蔡新程、田席丰等同志,在各个不同的岗位上,利用当时“大势己去”的思潮,去宣传、分化、瓦解敌人,以达到护城、护物资、配合解放的目的。

田席丰遵照党组织的指示,接受了代理县长职务。此时的“县政府”只有几个门岗,内部空无一人。为了避免溃军骚扰的麻烦,田席丰果断撤去门岗,增援万石仓和四城门岗哨,随即指示县监狱看守警察打开监门,释放所有“人犯”,并命工业技士龙智明把电话线路由“县府”架到他家里,干脆把“县府”大门关起来。从此田席丰的家就成了办公室,集合工业技士龙智明,农业技士邓学炽、计量检定员汪维政开始办公。首先从电话上向各乡镇发出“代理县长”的第一号代电,随即又向各乡镇公所发出第二号代电,电告各乡镇公所坚守岗位,保护公粮、物资和档案,防止坏人破坏公路、桥梁,砍伐树木等,不得疏忽大意,如有损失,以各该乡、镇长是问。至于城市社会秩序,地下党临时支部动员当时在社会上特别是旧军人中有一定威望的何捷三来维持,并与旧警察局代局长程复鸣商定护城大计,立即电调文星、庙坝、石桥、石河四个警察分驻所的武装警察120余人入城,限九日上午到达。乡警到达后增加了四城门及主要街道岗哨,稳定了秩序。当天文谟林、文谟亨兄弟从庙坝率一支自称“华蓥山游击队”(后经考证,不是游击队武装)的便衣武装进城,田席丰让其协助维护治安,监视过境溃军的活动。这样一来,城里的社会秩序就比较稳定了。各乡镇公所也未发生任何事故,秩序良好。

为迎接解放军的到来,田席丰又在电话上亲自向文星、庙坝、石桥各电话交换所发出指示:“电机不离人,随时报告解放军进军的消息”。

三、解放

12月10日午后4时许,文星交换所转来石子滩电话,说解放军先头部队已到达石子滩。代县长田席丰亲自与解放军通话,简单介绍了县城情况和期待解放的要求。解放军答复:轻装前进,当晚赶到大竹。并约定了联络信号为马灯三上三下,以免发生误会。通话后田席丰立即与程复鸣会商,由警察局派一警长,晚饭后携带马灯,到东门外檀木井等候解放军,并通知红十字会王子若、游炳文等人于晚饭后,集合在城内各机关、法团人员和街道群众到东门外现三监狱公路上欢迎解放军。为防止意外,武警全部坚守岗位,维护城内治安秩序。到九时许,约有三、四百人集聚公路两旁等候迎接解放军,大家议论纷纷,互相打听消息,非常激动。后来夜深了,空气渐渐沉寂下来,只偶尔听见有人私语,但都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汉渝公路的彼端,渴望解放军的到来。

约十二时,打信号的联络人员跑步到达,打破了夜的寂静,随即十几个黑影快速赶到,走近了才看清楚:个个身材魁梧,精神饱满,肩挂冲锋枪,操东北口音,他们向人群喊到:“乡亲们好!乡亲们辛苦了!”,并热情地与欢迎者握手问好。人群异常激动,异口同声的喊到:“欢迎你们!”。

先头部队在马路上稍事休息,后续部队源源赶到,集合起来约一个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镇江支队政治部主任李挺同志同时到达,与田席丰面晤,问明了敌情去向后,立即宣布入城。解放军成六路纵队从东门入城,田席丰、程复鸣、王子若、游炳文等陪同李挺尾随队后。刚进东门城门口,解放军轻轻唱起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进行曲,欢迎队伍从未听见过这么悦耳动听的歌曲,心情格外激动,一直把解放军迎入预定的地点——原保安十大队营房,即现在的县委停车场。他们均无背包,在寒冬季节里,互相靠背而坐,并无畏寒之意。游炳文等在“参议会”黄谷内动支经费,杀了两头猪,煮了饭请解放军吃,都被他们婉言谢绝了,只吃了自带的干粮。当晚四时许,在黄开富同志的向导下,解放军分兵一支又向渠县进发了。

入城休息不久,李挺要求与范绍增通电话,由田席丰、程复鸣陪同去邮电局向清河乡打电话,后来在柏林口找到了范绍增。李挺在电话上对范说:“我们已经到了大竹,现在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缴械投降,另一条是咱们明天就开干,何去何从?由你自选。”当时范绍增要求考虑一下,半小时后回答。由于在解放军到达之前,我党已派人对挺进军内部及范绍增做了大量策反工作,范早有起义之心,曾表示“不在大竹打一枪一炮”,并下令释放了革命人士陈良祯、黄开富。很快,范绍增电告李挺说:“我已经滚了大半辈子山沟,不愿再滚山沟了,愿意投降,请指示!”李挺当即向他表示欢迎,并指示“人集中待命,枪打捆送交渠县临巴……”通话后,天近黎明,后续部队源源而来,李挺指挥在县衙门口(今县委门前)架起了无线电台,向重庆军管会汇报了大竹解放和范绍增投降等情况。
[page]副标题[/page]
由于大竹是和平解放,没放一枪一炮,又是深夜,虽然当时城里组织了一些人出东门迎接,但大多数居民都不知晓。直到11日清晨,人们看到屋檐下静悄悄席地而坐的解放军,以及大大街小巷热烈欢迎解放军的标语,才知道解放军已经进城,大竹解放了。起初不免大吃一惊,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纪律严明、对人民不惊不扰的军队。于是他们争相请解放军进屋休息,解放军婉言谢绝了。有的人从屋里搬出凳子请解放军坐,解放军也只表示感谢,并不去动凳子。后来,有的居民拿出开水请解放军喝,解放军喝了开水之后随即照价付款。此情此景,至今仍有些老人还记忆犹新。他们感慨地说:这真不愧是人民的子弟兵。

解放军进城以后,随即派出岗哨在街道巡逻,市面秩序迅速好转。由于解放军纪律严明,热爱人民,几天之内就与群众变得水乳交融,这就使解放前国民党散布的共产共妻、人海战术、杀人如麻等谣言不攻自破。几天以后,一些疏散下乡的居民,都纷纷回了城,紧闭的铺门打开了,几天前还挂在人们脸上的不安神色,通通不见了。

  四、重生

12月11日上午,李挺出面与地下党组织在王思静家召集了会议,筹建大竹县解放委员会。确定了解委会委员,共十三人,他们是:主任委员游炳文;副主任委员王子若;委员蒋道通、田席丰、陈子佩、蔡新程、佘裔发、陈复鸣、李天佑、杨子华、雷一鸣(女)、李弟荣、陈良祯等。委员会下还设立了几个办公机构,计有:秘书、财务、文教、交通、公安、民政等六个处。由王子若撰拟布告,交由田席丰找来旧专署司书陈益谦拟写。按照“原封不动,未暴露的党员仍不暴露”的政策,临时支部的王思静、陈武等人没有进解放委员会,但是都做了许多实际工作。

12月12日上午在专署大礼堂召开大竹解放委员会成立大会,由李挺主持,公布名单,并阐明解放委员会是过渡时期最高政权机关。会后在四城门及重要街口张贴布告,随后即在专署内开始办公,成立了公费伙食团。解委会各处分别行使职权;公安处掌握武装,负责全县秩序,接收散兵游勇,清理保管沿街弹药、物资;交通处维护全县交通,调遣车辆,支援解放军;财务处主管财政及公粮并经管解委会经费开支;教育处清理各学校校产,安抚教职工思想;政务处调解民事纠纷及调查敌弃物资被盗情况;秘书处协助主委及副主席处理行政及外交事项。

两三天后,程兴藻、邵启群、胡子明、刘灵柱等地下党员都相继进城,成立临时特支,按照当时公开与秘密结合的政策,特支党员继续保持半公开活动,配合解委会,积极投入到各项工作中。

解放委员会虽然只存在两个星期左右,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为保证解放军的供给充足和交通方便、清理国民党溃军丢下的军用物资、收缴各乡镇的武器弹药、开展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宣传、协助解放军接受军阀郑清泉的投诚、动员中、小学教师返校复课、调解民事纠纷、抚慰宣布起义的范绍增及其部属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12月14日,国防部挺进军总指挥范绍增在渠县三汇率九个纵队发出通电,宣告起义。范部后经中国人民解放军50军工作团改编,正式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

12月21日,作为地方干部队伍的“西南服务团”川东支队二大队三中队,共84人,上午11时到大竹县城。服务团抵竹前即已组成中共大竹县委员会,副书记李香山,委员宋涛,叶永政,冯林青等,由县委副书记李香山主持工作,下分文化教育、军事、公安、财经、粮食、政务6个组,负责接管工作;

12月24日,大竹县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并发布“总字第一号”布告宣告:“大竹县人民政府县长宋涛到职视事”。

12月26日,大竹县解放委员会向县人民政府办理移交手续。大竹人民从此在中共大竹县委、大竹县人民政府的领导下积极投身征粮支前、减租退押、清匪反霸等各项社会主义建设中,开启了新的征程。



返回首页
相关不限ip免费送彩金
返回顶部